《流浪地球》2.8亿收益未能计入财报,北京文化

2019-08-27    来源:未知    浏览:

  出品了中国电影史上第二高票房的电影《漂泊地球》(46.55亿元),但北京文明交出的成果单却并不美观。

  8月23日,北京文明发布2019年半年报:上半年公司营收下滑近80%,净赢利亏本5560万。

  虽然北京文明从《漂泊地球》取得的收益高达2.4亿至2.8亿,但这笔收益没能计入公司上半年的财报,导致公司净赢利堕入亏本的为难地步。

  

《漂泊地球》2.8亿收益未能计入财报,北京文明上半年净赢利亏本5560万元

  别的,因为大手笔出资多个影视项目以及2家工业基金,北京文明还面临不小的资金压力,本年3月公司曾方案发行可转债募资20亿,可是因为种种原因,公司终究不得不抛弃发债方案。

  二级商场上,本年2月《漂泊地球》上映后票房火爆,曾影响北京文明的股价大涨,然而在多名股东减持及限售股解禁等压力下,股价很快就被打回原形,半年内简直腰斩。

  上半年净赢利亏本5560万,《漂泊地球》2.4亿至2.8亿收益未能计入北京文明的主营事务包含电影、电视剧网剧、演员生意、新媒体及旅行文明等。

  2019年1—6月,北京文明完成营收6210.75万元,比去年同期削减2.41亿元,同比削减79.54%;完成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赢利-5560.32万元,比去年同期削减9983.86万元,同比削减225.70%。

  

《漂泊地球》2.8亿收益未能计入财报,北京文明上半年净赢利亏本5560万元

  北京文明表明,受影视文明职业方针、商场环境以及公司影片上映排片档期影响,本年上半年公司影视文明事务经营收入及赢利较上年同期削减。

  北京文明的影视文明事务,首要包含电影、电视剧网剧、演员生意等。上半年,公司影视文明事务收入仅2026.30万元,其间,电影事务收入仅501.82万元,同比下降起伏达94.66%。

  电影事务是北京文明最大,也是最受重视的事务板块。本年大年初一,由公司承制出品并主控营销发行的科幻电影《漂泊地球》上映,终究取得超越46亿元的票房成果,位列国产电影票房榜第二。

  

《漂泊地球》2.8亿收益未能计入财报,北京文明上半年净赢利亏本5560万元

  依据8月7日布告,北京文明来源于《漂泊地球》的经营收入约6亿—6.5亿元,来源于该片的收益约2.4亿—2.8亿元。

  可是,受电影项目收入承认周期影响,《漂泊地球》的收益未能计入北京文明2019年半年报,相关收益要在本年三季度才干承认。

  电影事务之外,上半年北京文明电视剧网剧、演员生意的体现也不尽善尽美。

  电视剧网剧方面,面临职业方针和商场环境的改变,北京文明加强对项目的自我检查,并对电视剧网剧全体事务和体裁内容进行调整,导致电视剧网剧事务收入下滑(99.22%),盈余也遭到很大的影响。

  

《漂泊地球》2.8亿收益未能计入财报,北京文明上半年净赢利亏本5560万元

  演员生意方面,北京文明旗下具有陆毅、郭京飞、李乃文、李念、柯蓝、印小天、朱雨辰、经超等演员,以及郭帆、潘戍午、彭柯等导演。现在,公司旗下演员参加了《漂泊地球》《烈火英豪》《都挺好》《破冰举动》《绅探》《神探柯晨》《长安十二时辰》等影视作品。

  但因为本年电影和电视剧项目开机数量下降显着,演员收入下调,北京文明的演员生意收入同比下滑了33%。

  对此公司表明,面临职业调整周期,公司活跃调整演员生意事务战略,采取了包含调整演员结构、引入新鲜血液、操控本钱等各项办法。

  比较影视文明板块,北京文明旅行文明事务的成绩动摇较小,上半年奉献收入4184.45万元,占公司总营收的2/3以上,可是对公司全体成绩的改进起不到太大效果。

  上半年货币资金耗费7亿元,发债募资20亿方案落空在成绩亏本的一起,北京文明的现金流状况也不美观。

  本年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06亿,比较2018年上半年的-3.53亿,现金流出的起伏要高出不少。公司解说,首要是因为上半年影视项目出资分账净流入较上年同期削减约2.36亿元,付出电影分账款代扣代缴税金1.47亿元。

  

《漂泊地球》2.8亿收益未能计入财报,北京文明上半年净赢利亏本5560万元

  在出资活动发生的现金流方面,本年上半年净流入额为-2.98亿元,远超2018年上半年的

  -2700.53万元。首要是公司付出舟山嘉文喜乐股权基金和重庆凯晟北文基金的出资,共3.05亿元。

  经营活动、出资活动发生的现金净流出算计超越10亿元,但北京文明筹资活动发生的现金净流入只要3.19亿,因而,公司上半年现金削减了6.85亿。

  半年报显现,到本年6月末,北京文明账上货币资金只要2.18亿,但公司还有《封神三部曲》等多个影视项目需求资金投入,因而公司迫切需求对外融资。

  本年3月21日,北京文明董事会审议经过了《关于公司揭露发行可转化公司债券方案》等方案,公司将经过发行可转债征集资金不超越2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悉数用于影视剧出资及制造项目。

  

《漂泊地球》2.8亿收益未能计入财报,北京文明上半年净赢利亏本5560万元

  其间包含电影5部,拟投入征集资金11.1亿元;电视剧4部,拟投入征集资金2.98亿元;网剧5部,拟投入征集资金5.92亿元。

  尔后,北京文明的发债工作进展顺畅。4月17日,发债方案取得公司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经过。5月31日,发债请求材料取得证监会受理。

  没想到,6月17日北京文明忽然以“商场环境以及公司部分事务开展调整”的理由,宣告停止本次发债事项,并向证监会请求撤回相关请求文件。7月5日,公司收到证监会出具的《停止检查通知书》,此次发债方案完全落空。

  接下来,北京文明将经过何种方法融资,值得进一步调查。

  股价腰斩背面:多名股东减持+限售股大规模解禁本年2月《漂泊地球》上映后票房大卖,影响北京文明的股价一度大涨50%,总市值到达108亿。

  可是,跟着《漂泊地球》效应的削弱以及新的利空不断出现,北京文明的股价从最高15.11元/股一路跌落,到8月15日最低跌至8元/股,半年之内公司股价和市值简直腰斩。

  

《漂泊地球》2.8亿收益未能计入财报,北京文明上半年净赢利亏本5560万元

  股价跌落的首恶,首先是北京文明榜首大股东的减持。

  因为商场融资环境严重,北京文明榜首大股东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增持公司股份的“陕国投?聚宝盆98号”证券出资调集资金信任方案期限届满,依据信任方案相关协议约好,信任方案由资金方对信任产业进行变现处置,导致该信任方案被迫减持。

  到2019年7月18日,华力控股本次被迫减持方案施行期限已届满,累计被迫减持937.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31%。减持后,华力控股算计持有北京文明股份1.1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46%。

  不仅如此,因为资金压力或卷入纠纷,华力控股将其所持大部分北京文明的股份质押出去,或许被法院冻住、轮候冻住。

  依据北京文明2019年半年报发表,华力控股累计质押股数约1.1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5.90%;累计被冻住股数约1.1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5.90%。

  

《漂泊地球》2.8亿收益未能计入财报,北京文明上半年净赢利亏本5560万元

  虽然北京文明在布告中着重,“上述股东股份被冻住及轮候冻住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发生严重晦气影响,也不会导致公司实践操控权改变,现在公司经营办理等全部均正常有序进行”,但这些利空对公司股价的影响不容忽视。

  除了华力控股的被迫减持、股份冻住外,本年北京文明还有两次大规模的限售股解禁,又给公司股价以沉重打击。因为股票免除限售后能够随时卖掉,会添加商场上的兜售压力。

  其间一次是在4月11日,当日免除限售的股份数量约2.3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2.64%。

  首要是北京文明2016年非揭露发行的6名认购目标,包含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藏九达出资办理有限公司、石河子无极股权出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西藏金桔文明传达有限公司、北京北清中经出资有限公司、宁波大有汇诚出资办理中心(有限合伙)。

  

《漂泊地球》2.8亿收益未能计入财报,北京文明上半年净赢利亏本5560万元

  另一次是在7月5日,当日免除限售的股份数量约9080.7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68%。首要是北京文明2016年非揭露发行的2名认购目标:西藏金瑰宝文明传媒有限公司和新疆嘉梦股权出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值得一提的是,西藏金瑰宝、新疆嘉梦的实践操控人均为娄晓曦:闻名影视出资人、出品人,也是北京文明副董事长、董事(8月23日宣告辞去职务)。

  并且,西藏金瑰宝也存在被迫减持的景象。

  因为西藏金瑰宝质押给榜首创业的北京文明股份触及违约,被质权人榜首创业施行违约处置,到2019年8月22日西藏金瑰宝累计被迫减持625.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87%。减持后,西藏金瑰宝还持有4655.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6.50%。

  北京文明表明,现在西藏金瑰宝正与质权人交流,参议处理相关问题的可行办法。本次减持后存在或许持续被迫减持、减持时刻、减持价格等的不确定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